5G就是云,电信运营商集体返场

2021-04-02 13:43:47
齐旭
文章摘要: 在中国公有云市场中,近年来各路势力胶着的玩家不可避免地展开了混战。在拥挤的云赛道上,电信运营商并不算是后浪。

经历了新冠肺炎疫情对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催化,如今的云赛道上,电信运营商的表现愈发不俗。IDC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中国电信天翼云在中国公有云市场位列第四。在中国移动日前发布的2020年财报中,移动云业务353.8%的迅猛增速格外亮眼,与云巨头的差距不断缩小。运营商早就不是靠卖流量生存的“管道商”,摇身一变成为信息化服务的提供商。

如果说云计算1.0时代是互联网和IT企业的时代,那么2.0时代是电信运营商、互联网IT巨头、云计算“新秀”百花齐放、将开启全新竞合生态的新篇章。在新竞争格局下,运营商靠什么“出圈”,又将与互联网、IT巨头形成怎样的竞合格局,业界拭目以待。

电信运营商云转型之困

在中国公有云市场中,近年来各路势力胶着的玩家不可避免地展开了混战。在拥挤的云赛道上,电信运营商并不算是后浪。

2007年,中国移动研究院开始进行云计算的研究和开发,2014年,中国移动发布了公有云平台(即移动云);中国联通在2009年推出了“互联云”项目,2016年发起成立“中国联通沃云+云生态联盟”;中国电信2012年正式运营天翼云品牌。日前,天翼云科技有限公司从中国电信集团分离出来,开始独立运营。

中国软件评测中心云计算测评部总经理李安伦告诉《中国电子报》记者,早期三大运营商更多的是以“贴牌”的形式开展云业务,收入也与华为、阿里、腾讯等合作伙伴息息相关。以中国移动为例,云业务仅在集团层面的研究院开展研发,并没有做到产业化。

事实上,从全球市场来看,电信运营商成功挤进云市场并分得一杯羹的案例少之又少。早在2006年,美国电信运营商AT&T斥资3亿美元收购IDC服务商Usi,整合了美国、欧洲和亚洲的5个超级IDC,建立起包含38个IDC的云服务网络。另一家美国电信运营商Verizon在2009年6月正式推出CaaS业务,2010年在35个国家拥有超过200个传统数据中心。好景不长,2017年Verizon将其云计算、托管服务以及云网协同方面的业务出售给IBM;AT&T在2017年宣布退出云市场,将数千个内部数据库迁移到Oracle Cloud IaaS和PaaS。

云计算具有浓厚的“软件化”和“互联网化”色彩,与互联网和IT公司的基因不谋而合。在全球云计算演进中,运营商虽然发力都不算晚,但相较于从互联网和IT行业起家的云厂商,运营商自身技术较为薄弱、运营模式较为落后,且IT人才断档也严重制约着其云计算技术的开发实力和应用能力,难以推出有竞争力的产品,运营商也很难摆脱分“蛋糕”边角料的角色。

5G就是云

如今与当初美国运营商败走的时代不同了。赛迪顾问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云计算市场规模已达1530亿元,之后三年平均增速将保持在35%以上,预计2021年市场规模将超过2800亿元。

“5G时代的到来,消费互联网不断过渡到产业互联网,政府以及中小企业依靠网络等基础设施进行‘云转数改’步伐加快,特别是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倒逼政企用户上云,云计算产业进入了第二篇章,运营商集体返场。”赛迪顾问大数据产业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张凡对《中国电子报》记者说。

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云计算分公司总经理胡志强表示,在当前新一代信息技术朝着深度融合的大背景下,5G是演进更是变革,不仅在通信传输效率上得到极大的提升,更大的变革在于核心网将由控制云、接入云、转发云组合而成,是历史上第一张全面云化的网络,5G就是云。

网络基础设施是运营商布局云的天然优势。在5G大规模商用的关键节点,中国运营商不再是靠卖流量生存的“管道商”,而是重要的信息化服务提供商。相较于互联网企业,运营商显著的资源优势不断凸显,包括大型的数据中心、丰富的带宽资源和高速的网络速度,以及靠近边缘侧的庞大用户群体。

“云网融合”“云边融合”成了这一时代背景下运营商发展云业务的共同路径。中国电信按照其“2+4+31+X+O”的总体布局,加快了天翼云和IDC建设,云资源池数量超100个,IDC机架超42万架,其中近80%的机架部署在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陕川渝4个重点区域。中国联通构建了“云联网系统”,网络覆盖全国334个地市和35个海外节点,实现公有云、私有云以及数据中心、企业办公点之间的数据互通,满足云网融合需求。

李安伦告诉记者,在一线城市,互联网云厂商会自建机房,但是在二三线城市,乃至县城乡村,这些厂商就没有能力去自建机房了,这些都是运营商庞大的云市场。无限下沉的数据中心计算资源可以在空闲时打包成云计算虚拟机,为用户提供服务。

赋能产业数字化转型,将其与5G网络能力相捆绑出售给政企用户,是运营商在云市场的差异化竞争优势所在,也是运营商在云计算下半场新的增长点。作为央企的三大运营商,具有良好的社会认知度和信誉,通过进一步改善数据中心的服务,电信运营商把庞大的政企用户和中小企业等上云主力军顺利地拉到自己一边,这都是其他IT厂商无法比拟的。

IDC数据显示,早在2019年,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三大运营商就占据了中国政务云云服务运营商市场份额五强中的三个位置,中国电信的天翼云更是以20.3%的份额排名第二。

2020年,中国移动云业务在整体营收占比大幅提升,达91.72亿元,同比暴涨353.8%,中国移动的政企客户数达到1384万家,净增356万家。

中国移动云能力中心IaaS产品部总经理刘军卫告诉记者:“云是运营商绝对不可以丢失的一个领域。因为我们如果丢掉了云,我们一定会丢掉网,丢掉我们庞大的政企专线市场。未来移动云将作为中国移动政企业务的统一入口。”

各种云不能“各自为政”

政企客户,是我国上云的主力军,也是三大运营商云计算业务的主要服务对象。根据赛迪顾问发布的《2019—2020中国政务云市场研究报告》,截至目前,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云化基础设施建设建设已基本完成,在国内334个地级行政区中,有235个地级行政区已经建设政务云,占比超七成。随着政务云的大规模建成,将从过去的“跑马圈地”式野蛮增长,进入需要“精耕细作”的新阶段。

在精耕细作的政务云2.0时代,运营商并不是高枕无忧的。IDC认为,这一市场同样存在着互联网厂商、硬件提供商等实力强劲的其他玩家。互联网厂商借助自身互联网行业思维的优势、长期积累的资金实力,在政务云云服务市场朝着一体化云服务运营模式方向发力;对于硬件提供商来说,传统硬件提供商在云技术方面的实力较强,面向政府提出的一体化运营服务的要求,不少传统硬件厂商也正在调整发展战略,逐渐提高自身提供自运营服务的能力。

云是一个非常庞大的产业,需要从设备、网络、业务和运营全面布局。独立电信分析师马继华指出,在此过程中,互联网企业和硬件设备商难免会和运营商站在对立面,但合纵连横的竞合策略,与其他阵营的玩家结成同盟,还将是主流。

李安伦也指出,目前的云,还不是完整的云,运营商、设备商和互联网企业不能“各自为政”,只有在竞争中合作,在合作中竞争,才能构建完整的云计算产业生态。

中国电信和华为的合作是运营商与方案供应商共同打造公有云服务的合作典范,双方在2015年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并在2016年联合推出了天翼云3.0产品及服务,从目前市场占有率来看的确领先了中国联通和中国移动一大步;中国联通与阿里云的合作也是典型的双赢。2018年中国联通与阿里巴巴集团共同投资成立云粒智慧,云粒智慧借助中国联通基础设施能力、全国一体化运营服务体系和在政企客户市场的一站式集成和交付能力,以及阿里在云计算、大数据、AI、区块链等领域的技术领先优势,已为全国近百个政府及其他行业客户提供解决方案和产品服务,打造出面向智慧城市、泛生态、应急管理、公安、政务领域的行业化数字解决方案。

在马继华看来,在云计算管理方面,互联网公司要向运营商们学习借鉴。互联网公司此前的业务多是面对C端,以产品致胜,擅长大开大合的网络营销,但云计算更多的是需要团队合作的2B项目,从客户拜访、谈判、成交到后期的服务,都不是大多数互联网公司所擅长;在业务发展中,运营商应该学习阿里云的经验,首先通过内部应用和磨合打造成功样板,练就过硬产品质量,解决自身问题,然后寻找和发现类似社会问题,将自身的云计算能力赋能出去,而不是此前的产品思维,一味的脱离场景去开发产品然后KPI给基层去推广。

信息化软件服务网 - 助力数字中国建设 | 责编:夏丽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评论